炉爆

卖火柴的老大爷

长棍布满裂痕沾染血迹,干涸的血液乌黑腥臭早就不知道混合了多少人的液体,棍子刺穿了他的躯体内脏洒满一地任凭谁来查看都只能摇摇头感叹,眼内尽是红色再无其他

那个人躺在血泊之中,洁白的衬衣被血污浸湿,就连他头巾上闪烁的星星也没了光彩,然而这是必然的结局,这是这场大赛的最后,高傲的王看着逝去的爱人只得在他耳边低语,没有任何煽情的话,也没用任何悔恨的泪水,只是静静的将额头贴在他早已没有心跳的胸膛。

再见。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24 )

© 炉爆 | Powered by LOFTER